<pre id="sefc4"><label id="sefc4"><menu id="sefc4"></menu></label></pre><td id="sefc4"></td>
  • <p id="sefc4"></p>
    <track id="sefc4"><ruby id="sefc4"><menu id="sefc4"></menu></ruby></track>
    <track id="sefc4"></track>
          <pre id="sefc4"></pre>
        1.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

          你深信不疑的記憶,其實可能是大腦“編出來”的?!

          星空計劃
          原創
          星空計劃運營團隊賬號:活動信息發布、創作者培育計劃作品發布等
          收藏

          作者:環球科學

          在開頭,我們想先講個故事。20世紀70年代的時候,美國電視臺播放了一場類似實驗的娛樂節目:他們播放了一場非常逼真的犯罪演出。

          隨后,節目主持人向觀眾展示了6名可能的嫌疑人,并邀請觀眾撥打電話指認罪犯。超過2000人參與了投票,但結果卻很令人震驚,這6個人每個人都得到了大致相同的票數,只有14%的觀眾選擇正確。然而從演出開始到選擇嫌疑人,只過去了2分鐘。

          為什么這么多觀眾都沒能記住正確的目擊者,卻能信心滿滿地打來指認電話呢?這引發了心理學家的好奇,也引出了我們今天聊天的主題——“大腦如何篡改記憶”。

          記憶的機制

          在大腦的深處,海馬和相鄰的腦區中,神經元的網絡就像是一臺記憶的機器。這些神經元的軸突和樹突之間接收和發送者名為“神經遞質”的電化學信號。這些信號會從上一個神經元出發,跨過軸突和樹突之間,抵達下一個神經元的受體。這些連接的模式會隨著年齡演化,當我們不斷原理或者重新回顧過往的時候,突觸的聯系就會減弱或者增強。

          20世紀60年代,神經科學家就注意到,當他們兩次向一個神經元發送同樣脈沖時,這個神經元的反應就會增強——就好像神經元“記得”自己接收過這個信號。而當他們同時激活兩個或更多的神經元,這些神經元之間就會建立關聯,成為密切的工作伙伴。此時再有信號以同樣的模式激活這組神經元,它們就會產生更強的反應。

          理論認為,當幾個神經元反復被當作一個群組激活時,它們就會召集額外的受體,形成更新、更強的突觸,這種突觸的加強被認為是記憶形成的基礎。同樣,如果有幾組神經元同時激活,尤其是這種情況經常發生時,它們的突觸連接模式就會逐漸變化,最終將這幾組神經元連接到一起。一旦連接形成,當其中的一組再次激活時,就會促使其他幾組也一道激活。

          因此,記憶的形成是一個動態演化的過程,貫穿于我們的一生。每當我們重新回想一次經歷,或者遇到了相似的事件,這片網絡便會再度激活。對某件事想得越多,它就在網絡中陷得越深,也更容易和其他想法或記憶形成連接。

          記憶怎么出錯

          然而這些連接都是可以修改的。著名心理學家伊麗莎白·洛夫托斯(Elizabeth Loftus)設計了一個實驗,展示了我們的記憶可以被后來的經歷操控:

          她告訴一組志愿者,他們的親人會講述志愿者年幼時發生的4件事。但其實這4件事中,有3個是真實的,1個是虛假的。例如其中一位志愿者克里斯,就聽到了這樣一個大哥講述的故事:

          我記得克里斯當時5歲,我們一家在大學城商場里購物,但忽然發現克里斯不見了。一番慌亂之后,我們看到有一個挺老的高個子男人領著克里斯走在商場里,我記得那個男人好像穿著一件法蘭絨襯衫??死锼範恐腥说氖?,正在哭。

          在之后的幾天里,克里斯逐漸“想起”了走失的細節,他記得自己很害怕,還記得母親告訴他絕對不要再走丟了。他甚至記起了那個男人的法蘭絨襯衫。2周后,克里斯的記憶變的更生動了,細節也更多了——盡管這個故事完全是虛假的。當克里斯知道4個故事中有1個是假的的時候,他也沒有猜到是商場走失這個故事。而且在參與實驗的24人中,有7個(29%)產生了類似的虛假記憶。洛夫特斯得出結論:我們的想法真的能夠改變記憶的存儲方式。

          這樣的虛假記憶有時會帶來很大的困擾,心理學教授斯韋恩·馬格努森(Svein Magnussen)自己就是受害者,他曾一度以為自己年輕時犯過罪:

          他“清楚”地記得,自己去參加高中畢業典禮時,和高中同學一起開了一輛車從奧斯陸到哥本哈根,但碰上了汽車拋錨。他說:“我清楚的記得,我們把車推下橋,并看著它淹沒在水里。我甚至記得有這樣一座木橋?!薄眠@種方法拋棄汽車是違法的,這給他帶來了很大的心理負擔。

          直到有一次他遇見了自己的高中同學,得知真實情況是,他朋友最終把那輛車賣給了哥本哈根的一家垃圾場,而且哥本哈根也沒有這樣一座橋。

          回憶這個虛假記憶產生原因時,馬格努森懷疑,可能在路上他們想過這種可能性, 或是討論過,隨后這樣的景象就在他的腦海中成為了一個“真實”的記憶。

          這些故事其實展示了構建虛假記憶時,發揮作用的重要因素,時隔越久,虛假的片段就越有可能潛入我們的記憶。同時別人的記憶,或者講述的故事,也很可能代替我們模糊的記憶(尤其是童年時期),成為我們的記憶。

          記憶為什么出錯

          以色列的研究者曾經找過一位記憶正常的女子,對她連續跟拍了2天,在之后的幾年內,請她定時填寫問卷回憶這兩天的細節。同時,研究者會用fMRI(磁共振成像,利用人體組織中特定原子核在磁場中表現出的磁共振現象,產生信號,經過編碼和重建獲得人體某個“切片”的影響的技術)監測她的腦部活動。

          結果發現,時間過去越久,她對細節的記憶就越模糊——很正常。但最有趣的是,她的腦部活動也隨之發生了變化。隨著時光流逝,記憶的錯誤不斷累積,她回憶時海馬體的活動水平越低,而其他相鄰區域,包括內側前額葉皮層等變得越來越活躍,而這里和自我中心式的思考有關——記憶變得更關注她自身。

          隨后的一些研究發現,在記憶表征過程中,可能并非完全是原先的神經元被重新激活,而是激活的位置會在皮層上發生細微的轉移。例如,當我們感知某個場景并記住它時,可能是某個腦區前側神經活動比較活躍,而當我們開始回憶或想象時,可能恰好是這個腦區后側的神經活動發揮了作用。兩者之間存在轉移,但也緊密相關。

          也就是說,記憶并不是像一臺攝像機那樣絕對客觀地記載我們的經歷,而是會記錄我們自身在這些經歷中的角色,我們的感受、情緒,以及那個時刻對我們的意義。以此為基礎,我們的大腦寫出了記憶的初稿。/在許多情況下,記憶并不是在復制和回放過去的感受,而是基于語義內容,對原始記憶進行重構。

          植入虛假記憶

          一些研究者使用MRI發現,當我們在想象某件事情時,我們大腦的活動與我們在現實生活里經歷類似事情時的活動非常相似。實際上,想象、真實記憶和虛假記憶在我們大腦中的表現非常相似,區分它們的方式就只有大腦如何按照真實或不真實分類,而記憶更像是想象的一種形式。某種程度上,虛假記憶到記憶的遷移就是從想象開始的,并且突然間就被當成了一個真實記憶的東西。

          那么如果不完美的記憶能讓我們相信從未發生過的事情,記憶能被外界控制嗎?

          事實上,研究者已經成功地為小鼠植入了虛假記憶。我們知道,海馬體中有位置細胞可以記憶特定位置。研究者在小鼠海馬的位置細胞所在處放置了一個點極,當小鼠移動到籠子的特定位置時,他們就可以記錄下相應的神經元信號。另外,研究者還在負責獎賞的大腦中樞植入了電極,對這里施加電流刺激后,小鼠就會獲得一種愉悅感,這有助于創造記憶痕跡。

          研究者在小鼠睡夢中(因為無論是鼠還是人類,記憶細胞都會在沉睡期間激活,方便研究者操控),在特定位置細胞活躍的時候,激活小鼠的獎賞中樞。最后,小鼠盡管從未在這個位置獲得過真實的獎勵,但在睡夢中被施加了這樣的記憶之后,小鼠就會更頻繁地回到這個位置。

          那么對于人來說,還沒有人嘗試用同樣的方法改變人們的記憶——這樣的研究也是不被允許的。但通過一些心理學手段,研究者的確可以操縱記憶,就像我們前面提到的實驗一樣。

          洛夫斯特和同事的其中一個嘗試,是讓志愿者相信他們喜歡吃蘆筍。方法是給他們創造一個他們小時候特別喜歡吃蘆筍的虛假記憶,而且志愿者的確開始買更多的蘆筍了。另外,他們還曾讓志愿者觀看一部有關兩輛車相撞的電影,隨后估計車的行駛速度。一組問題是“兩輛車撞到一起時,開的有多快”,另一組是“兩輛車相碰時,速度有多快”。結果第一組回答的速度遠高于第二組,甚至第一組中有人“回憶”起了四散的玻璃碎片。

          我們會發現,自己就是生活在這樣一種模糊狀態中。那么我們唯一能確定的記憶是,我們永遠無法確定一段記憶的真假。

          本文為科普中國·星空計劃扶持作品

          團隊/作者名稱:環球科學

          審核:陶寧

          出品:中國科協科普部

          監制:中國科學技術出版社有限公司、北京中科星河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內容資源由項目單位提供

          評論
          內蒙古四子王旗
          大學士級
          你的意識在自己的身體里,但你的意識很容易被“哄騙”離開你的身體。
          2024-01-26
          天津—陳杰
          庶吉士級
          對人類“大腦記憶”的深入研究,警示我們:由想象,到虛假記憶,再到真是記憶,往往會使人,把“假的”,當成“真的”。
          2024-01-26
          科普老兵聞向東
          大學士級
          事實上,我們唯一能確定的記憶是,我們永遠無法確定一段記憶的真假。
          2024-01-26
          韩国女主播裸奶头大尺度,久久久精彩视频,欧美99综合网,国产一级二级三级视频
          <pre id="sefc4"><label id="sefc4"><menu id="sefc4"></menu></label></pre><td id="sefc4"></td>
        2. <p id="sefc4"></p>
          <track id="sefc4"><ruby id="sefc4"><menu id="sefc4"></menu></ruby></track>
          <track id="sefc4"></track>
                <pre id="sefc4"></pre>